市委 人大 政府 纪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献资料 / 药都文史
“老子故里”起纷争
浏览次数:3060作者: 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04-04

  1997年11月1日江泽民访美期间,在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发表讲演。在讲到中国历史文化时,江泽民说:“春秋战国时期出现的‘百家争鸣’的局面和老子、孔子等诸子百家的学说,在世界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对今天中国人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和中国的发展道路,具有深刻的影响。”

timg (1).jpg

  老子,即先秦时期伟大的思想家,道家学派创始人,世界百名文化名人之一,著有《道德》五千言的老聃。老子文化被认为是塑造中华民族精神的源头活水。它所开启的众妙之门,使得中华民族具有独特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但是由于史料缺少,记载不详,言辞含糊等原因,千百年来,这位举世闻名的先哲一直被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正如涡阳学者刘光蓉所说:“老子是个谜,一个千古难解之谜。”①人们现在所关注的老子出生地,便是这些谜中之谜。那么,老子究竟出生在什么地方、“千古难解之谜”今天能否解开,已成为人们倍感兴趣的问题。
  20世纪90年代前,老子出生地几无争论,因为司马迁《史记》有明确记载:“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经后人考证,“苦县厉乡曲仁里”即河南鹿邑太清宫。北宋大中祥符年间,真宗皇帝又在鹿邑太清宫树立一个《先天太后赞》碑,称颂老子的母亲。鹿邑太清宫为“老子故里”似成定论,争议不多。但1990年后,涡阳县一些文化人士通过对史料的检索和对当地的文物考古和田野发掘,获得了大量研究老子故里的文献资料与实物资料,特别是天静宫挖掘出的九龙井遗址及流星园碑等文物资料,与古籍记载的老子诞生地基本相符,所以涡阳学者确认老子当是春秋时期宋国相人。出生在今天的涡阳县闸北镇太清宫的流星园址。
  然而,你确认归你确认,作为传统说法的“老子故里”鹿邑对此是不会接受的。于是“老子故里”之争烽烟骤起,唇枪舌剑,不绝于耳,你请学者研究,我请名人撰文,各有依据,互不服气,争论不知还要持续多久。不过涡阳的努力还是有成效的,据说国内外一些学者到涡阳实地考察后,已经开始认可老子故里在涡阳;海外一些道教徒对涡阳修缮天静宫也给予一定的捐助和投资;1999年新版《辞海》也把涡阳太清宫作为老子故里的一说,列入老子词条。涡阳的这些努力对提高涡阳的知名度,发展地方经济无疑是有益的。
  名人之争,古今有之,不足为怪。
  先说古代。三国时期,刘备为使诸葛亮帮助自己成就大业,三次到诸葛亮隐居的地方去求教,诸葛亮为感激刘备“三顾茅庐”之恩,向刘备提出复兴汉业的方针,即有名的“隆中对”。诸葛先生隐居地由于文献所载不一,河南人认为在河南南阳西郊卧龙岗。湖北人认为在湖北襄阳的古隆中,两地争论多年,无有结果。至清代咸丰年间,湖北襄阳人顾嘉蘅到南阳任太守,南阳人要顾太守表态,诸葛亮隐居地究竟在襄阳还是南阳?顾太守没有正面回答,挥笔写下一幅对联:心在朝廷,原不论先主后主,名高天下,何必辨襄阳南阳!
  上联先谈诸葛亮的贡献。“先主”“后主”指刘备父子。可以说,诸葛亮用毕生精力力保二主的江山。刘备对他有知遇之恩,所以他“鞠躬尽瘁”;刘禅虽昏聩腐败,甚至听信谗言,而他仍然一如既往,“死而后已”。他这种忠心耿耿、坚贞不二的精神为后人所传诵。下联则转到了对隐居地争论的看法。顾太守认为,诸葛亮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他的名声震动四方,驰誉天下,为我们民族所共有,至于他的隐居地在哪里却是无关紧要的。作者这样写,意在告诉人们:重要的是学习诸葛先生的精神,而不是去争辨他的隐居地。既然诸葛先生对先主后主都一视同仁,一样尽力,那么我们也不必为了各自的荣耀而对襄阳南阳争论得喋喋不休了。据说南阳人看了这幅对联非常赞同,争论也逐渐缓解了。我们不能不敬佩这位太守大人的胸怀和见解。

timg (2).jpg

  再看当今。2002年9月3日,《中国青年报》刊登署名苏敏《名人故里处处争》一文说:“2002年8月中下旬,河北省东光县举行了‘马致远故里考证研讨会’,还将筹建中国元曲纪念馆。东光县此番为古人兴师动众,源于不久前报刊报道说北京郊区门头沟有马致远故里,已引发旅游热。有关马致远故里的争论一时沸沸扬扬。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邓绍基认为,搞清马致远故里在何处,除了写词典外,对于研究他作品的美学价值和历史意义毫无帮助。而且这种故里之争不可能有结果。据了解,包括老子、诸葛亮、李自成等乃至一些朝中名臣在内的‘故里’,均有地方在‘争抢’”。文章还说,“近年来,有识之士已普遍担忧:人们在众多景点导游以及影视作品里所得知的中华民族历史,在种种‘戏说’‘大话’的揉弄下,以讹传讹,不仅迅速定型,更会养育出万劫不复的‘新历史观’”。这就是时下有些地方和有些人热衷于的“城市文化”和“地域魅力”。
  现代著名学者余秋雨称这种“时髦”的现象为“抱着行政区划不肯放”的“地域文化迷雾”,是“当前文化思维存在的误区”。他说“现在很多地方都有引以为豪的所谓‘地域文化’。今天这个地方立个碑,说是‘孔子诞生地’;明天那里考证出来是孔子爷爷的故乡,立即就会召开研讨会、座谈会,恨不得把全国的学者都请去为它写文章,要做成‘孔祖诞生地’”。对此,余秋雨称:“文化是跨地域的,一个人不仅仅是他生活之地的文化承载者,更是多元文化的综合体。”并举例说:“只有20多年历史的深圳和古都西安,两地小学生学习唐诗宋词的时候,并没有不同。他们分享的文化早已超越了行政区划。居住地或者停留地的概念,和文化的大概念不能相提并论。退一步说,孔子孟子还有许多文化名人生活的时候,行政区域也和今天不同,这样‘制造’出来的地域文化有什么意思?守在地域文化的迷雾里,怎么会有大格局的创造力?”
  余秋雨、邓绍基等学者的见解也许有失偏颇,但某人生于某地却是一个偶然现象。不管老子生在鹿邑或是涡阳,成年后的主要活动地点既不是鹿邑,也不是涡阳,而是周朝的国都洛邑。因为老子在周王室任“守藏室之史”30余年,在此期间,他阅读了大量图书典籍,他的哲学思想的形成应该是在这一时期,鹿邑或涡阳只不过是他的出生地而已。这正如今天我们研究毛泽东思想,毛泽东虽然出生在湖南韶山,但是如果毛泽东不走出韶山,投身到轰轰烈烈的革命实践中去,是形成不了毛泽东思想的。所以我们研究毛泽东思想,对于知不知道毛泽东出生地,并不重要。古希腊盲诗人荷马出生地至今无有定论,但丝毫也不影响我们对他两部史诗《伊里亚特》和《奥德赛》的阅读和理解。所以鹿邑也好,涡阳也罢,不如抛开地域观念,多点交流,少些争论,把人力、物力、财力、精力放到共同研究老子学术和精神上来,携手挖掘、开发老子文化遗产,把老子精神发扬光大,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子研究。(魏斌)

Copyright©2009政协亳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7024724号-2
主办单位:政协亳州市委员会 技术支持:商网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0006号